當前位置:首頁(yè) > 扎實(shí)開(kāi)展教育整頓 鍛造云嶺政法鐵軍 > 政法英模 > 榜樣的力量 > 正文
柴繼紅:為依法審理“孫小果”案,她兩次模擬開(kāi)庭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1-03-10  
  

  

  “孫小果案一定要辦好、辦扎實(shí)、辦成鐵案!”2019年,玉溪市中級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(huì )委員、刑一庭庭長(cháng)柴繼紅走進(jìn)人們的視野,因為她是孫小果案的主審法官。 

  “孫小果案是全國掃黑除惡專(zhuān)項斗爭中的重大、敏感案件,辦理案件的工作量及工作要求與辦理一般案件無(wú)法相比,對我和團隊而言,也是一次從未遇過(guò)的最嚴峻的挑戰,我當時(shí)壓力巨大。”柴繼紅告訴記者。

  

 

  為確保依法審理孫小果案 開(kāi)展兩次庭審演練 

  “為什么選擇柴繼紅擔任審理孫小果案件的承辦法官?”記者問(wèn)。

  “因為玉溪中院黨組經(jīng)過(guò)研究,認為她政治上可靠,業(yè)務(wù)上專(zhuān)業(yè),責任心強,所以選擇她。”7月28日下午,玉溪中院黨組成員、副院長(cháng)嚴翔向記者講述了法官柴繼紅和同事們審理孫小果案件的幕后故事。

  13名被告人、18名辯護人、162冊卷宗、7項罪名、14起違法犯罪事實(shí),以及黑社會(huì )性質(zhì)組織犯罪四個(gè)特征的梳理、166頁(yè)近9萬(wàn)余字的審理報告、148頁(yè)8.3萬(wàn)余字的刑事判決書(shū),這些數字,都顯現出孫小果案的復雜性。 

  在辦理案件過(guò)程中,柴繼紅作為主審法官,帶領(lǐng)審判專(zhuān)班的法官們認真審查全案,從證據的采信到事實(shí)的認定,再到法律的適用,都秉持嚴謹求實(shí)的態(tài)度。同時(shí),認真分析案件中的每一個(gè)細節,把握案件中的重點(diǎn)問(wèn)題。

  工作中,每個(gè)人都站在整體和全局的高度,充分發(fā)揮自己的作用,相互提醒,及時(shí)補充,形成合力,保證案件審理嚴謹有序。在歷時(shí)五個(gè)月的時(shí)間里,審判專(zhuān)班的法官們不講報酬、不計得失,以強烈的使命感和責任感忘我工作,不僅犧牲了節假日,而且每天加班加點(diǎn)工作到深夜,全身心地辦案。他們有一個(gè)共同的目標:一定要把孫小果案辦成鐵案。

  “這個(gè)案件社會(huì )影響大,關(guān)注度高,作為承辦法院要提高政治站位,涉及到的工作一定要統籌好,舉全院之力圍繞這個(gè)案件開(kāi)展工作,千萬(wàn)不能出差錯,馬虎不得。”玉溪中院黨組書(shū)記、院長(cháng)陳昌給辦案法官們鼓勁打氣時(shí)提出要求:一定要將該案辦成鐵案,經(jīng)得起歷史檢驗。

  記者了解到,案件起訴到法院后,玉溪中院制定了庭審組織保障工作實(shí)施方案,成立了除審判專(zhuān)班組之外的警務(wù)保障組、訴訟引導組等多個(gè)工作小組,明確職責分工,強化工作措施,確保各項工作措施落實(shí)到位。

  制定審理方案,并按方案穩步推進(jìn)審理工作;為使案件審理進(jìn)程不延遲,兩次召開(kāi)庭前會(huì )議,確保庭審高效、順利進(jìn)行。在第一次庭前會(huì )議中主要解決了可能導致庭審中斷的程序性申請和異議,明確庭審方式,就起訴書(shū)指控的犯罪事實(shí)和提交的證據了解情況,聽(tīng)取意見(jiàn)。在第二次庭前會(huì )議時(shí),邀請司法會(huì )計鑒定人參加,明確法庭調查的重點(diǎn),為提高庭審效率奠定基礎;進(jìn)行了兩次庭審演練。第一次演練重在合議庭成員之間、公訴人之間、合議庭與公訴人之間的配合,進(jìn)一步修改庭審提綱。第二次庭前演練讓該院的執庭法警參與,用時(shí)一天半。為保證兩天內完成庭審,法官們還對舉證、質(zhì)證方式與公訴人進(jìn)行了溝通,進(jìn)一步修改完善庭審提綱;認真分析梳理庭審風(fēng)險,制定詳細的庭審風(fēng)險處置預案;精心組織庭審,圍繞法庭調查的重點(diǎn),組織控辯雙方積極展開(kāi)辯論。在庭審中堅持程序公正與實(shí)體公正并重,堅持嚴格司法,確保案件審判各個(gè)環(huán)節嚴格遵守法定程序;嚴把事實(shí)關(guān)、證據關(guān)、法律適用關(guān),在合議案件時(shí),對每名被告人的每個(gè)罪行和每個(gè)情節都認真地對照法律、司法解釋和相關(guān)刑事政策進(jìn)行分析研究;在適用法律方面,把握好一些法定、酌定情節,貫徹寬嚴相濟的刑事政策和認罪認罰從寬制度,做到該嚴則嚴,當寬則寬。

  為了確保案件審理進(jìn)程不延遲,柴繼紅從接手該案的第一天起,就一心一意地撲在工作上,認真細致地完成每一項瑣碎的工作。做到從程序到事實(shí)、從證據到法律適用都嚴格把關(guān),從閱卷到開(kāi)庭,再到合議、結案,寫(xiě)裁判文書(shū),都精益求精。

  “我和柴繼紅1988年就認識了,她參加工作以來(lái),干一行、愛(ài)一行,從我2017年分管刑庭工作以來(lái),我就知道她在承擔重大疑難案件的審理時(shí),從不叫苦叫累。特別是2018年法院進(jìn)行員額制法官審理制度改革以來(lái),刑一庭人少案多,平均每天都有開(kāi)庭,一天審理2起案件也是常態(tài)。2019年她又帶領(lǐng)審判團隊審理了孫小果案,你別看她身材瘦弱,但在法庭上,她比男同志還優(yōu)秀。”嚴翔向記者說(shuō)道。

  被告人威脅她:“我出來(lái)第一個(gè)就殺死你!” 

  “被告人李么斗,你是哪一年出生?”

  “我不曉得。”

  “但起訴書(shū)上有你的身份證明,是1970年12月15日。”

  “你知道你犯什么罪嗎?”

  “我不曉得。”

  “但起訴書(shū)上指控你販賣(mài)、運輸毒品罪。”

  “我不曉得啥是犯罪?犯哪樣罪?”

  上午八點(diǎn)半,元江縣人民法院第一審判庭,玉溪中院刑一庭在這里開(kāi)庭審理被告人李么斗販賣(mài)、運輸毒品案,室外溫度高達40度,室內雖然開(kāi)著(zhù)空調,但穿著(zhù)厚厚法袍的審判長(cháng)柴繼紅和其他審判員還是感到很熱,不時(shí)擦拭臉上的汗珠。

  “被告人李么斗,你不要裝傻,你要是不知道什么是犯罪,為什么一直潛逃?為什么被抓獲時(shí),你承認了你做的事情?現在,你又不承認了,是什么原因?”

  ……

  1984年,柴繼紅畢業(yè)后,被分配到玉溪地區中級人民法院,僅在刑一庭就呆了18年。工作多年,柴繼紅已記不清有多少次像這樣,在庭上與被告人斗智斗勇。每次,柴繼紅都通過(guò)釋法說(shuō)理和庭審技巧,讓狡猾的被告人最終認罪認罰。

  “說(shuō)實(shí)話(huà),我從事刑事審判工作18年了,最大的感受就是能夠伸張正義,讓罪犯受到法律的懲處,每辦完一件刑事案件,我都很有成就感。”柴繼紅說(shuō),從事刑事審判工作18年來(lái),她審理的案件有省農墾總局原黨委書(shū)記、巡視員馬吉林受賄案,西雙版納州原人大常委會(huì )主任陳啟忠貪污、受賄案,云南省煤田地質(zhì)局原黨委書(shū)記胡克寧受賄案等一系列有重大影響、社會(huì )關(guān)注高的案件。 

  柴繼紅在工作中認真貫徹“寬嚴相濟”“保留死刑,嚴格控制和慎重適用死刑”的刑事政策,依法重點(diǎn)打擊嚴重擾亂社會(huì )秩序,危害人民生命財產(chǎn)安全的暴力性犯罪,從重從快審結了一大批具有重大社會(huì )影響、犯罪后果嚴重、犯罪情節惡劣的殺人、搶劫、綁架、販毒等嚴重刑事犯罪案件。

  2003年11月10日,柴繼紅審理了轟動(dòng)玉溪市的一起雇兇殺人案,被告人方亞祥一審被判處死刑,當柴繼紅在玉溪市看守所對被告人進(jìn)行宣判后,方亞祥兇狠地盯住她,叫囂:“如果我能活下來(lái),我出來(lái)第一個(gè)就殺死你!”

  刑一庭審理的案件無(wú)小事,它關(guān)乎人的生死,關(guān)乎社會(huì )的穩定與他人的家庭生活。多年來(lái),柴繼紅被跟蹤過(guò),也被威脅過(guò),但沒(méi)有被嚇倒過(guò),反而以更加強烈的事業(yè)心和高度的責任感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。2018年,玉溪中院刑一庭收案325件,審結300件,每名員額法官平均審結75件,柴繼紅審結77件,參與合議庭審理案件122件。

  辦案時(shí)鐵面無(wú)私 面對受害人時(shí)溫柔體貼 

  全省法院刑庭僅有2名女庭長(cháng),柴繼紅就是其中之一。柴繼紅辦案時(shí)鐵面無(wú)私,但面對案件受害人時(shí),她又釋放出女性獨有的溫柔體貼和關(guān)愛(ài)。

  2018年11月15日,柴繼紅審理了易門(mén)縣15歲的賀小蓉(化名)因家庭糾紛被繼父高曉龍殺傷,母親被殺死一案。法院判決被告人高曉龍犯故意殺人罪,判處死刑,緩期二年執行,剝奪政治權利終身。

  該案判決后,年僅15歲的賀小蓉成了孤兒。“她以后的生活怎么辦?”柴繼紅一直在思考這個(gè)問(wèn)題。之后,她和賀小蓉進(jìn)行了一場(chǎng)充滿(mǎn)溫情的談話(huà),在了解到易門(mén)縣民政部門(mén)每月給予賀小蓉補助1000元時(shí),她才放下心來(lái)。

  多年來(lái),為積極參與預防未成年人違法犯罪工作,柴繼紅和同事們還將審判活動(dòng)向“社會(huì )預防”“社會(huì )保護”方面延伸,搜集大量案例,從法庭走進(jìn)課堂,分析青少年犯罪的原因,以及如何預防。

  2019年5月22日,柴繼紅在法庭審理西雙版納州一官員職務(wù)貪腐案時(shí),按照規定,審判法官不得在庭審時(shí)接打電話(huà)。但誰(shuí)也沒(méi)有想到,就在庭審期間,她的媽媽因心梗突發(fā)去世,家人打電話(huà)給她,卻怎么也打不通。庭審結束后,得知噩耗的柴繼紅才急忙趕往醫院,但遺憾的是,她沒(méi)能見(jiàn)上母親最后一面。

  “那一刻,我十分難過(guò),知道從此以后,再也見(jiàn)不到自己的媽媽了!”回憶起此事,柴繼紅聲音低緩,黑色的鏡框后,雙眼泛出淚光。

  自古忠孝兩難全。自1988年7月到玉溪地區中級人民法院工作至今,柴繼紅在刑事審判工作崗位上干了18年,多次榮立“個(gè)人三等功”,多次被評為“優(yōu)秀公務(wù)員”和“先進(jìn)工作者”。2011年4月被省委、省政府評為“禁毒人民戰爭先進(jìn)個(gè)人”;2014年11月被最高人民法院評為“少年法庭工作先進(jìn)個(gè)人”;2020年5月被省委政法委、省人社廳評為“全省掃黑除惡先進(jìn)個(gè)人”。